尊龙娱乐官网
首页 个人文集理念创新 孔 子 嵇 康
[ 理念创新 ]

我也只在心里拿枪瞄瞄他

[ 理念创新 ]

  马金莲,1982年生,宁夏西吉人,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,首届“茅盾文学新人奖”获得者,先后创作大量中短篇小说。

  菊与刀,谁说不能共同组成一幅绘画呢?日本人就是生性好斗又温和沉默;嗜武而又爱美;倔强、自尊心强到自傲,而又彬彬有礼如谦谦君子;顽冥不化而又柔弱善变;善于服从而又不愿受人摆布;忠贞不渝而又常因一些特殊因素叛变;勇敢却又怯弱;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却不容易改变自己的保守;他们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行为的评价,但如果别人对自己的劣迹毫无所知,自己也会被罪恶感所征服。他们的军队受到了最彻底的训练,却又不失反抗性。

  曾在《十月》《花城》《飞天》《天涯》等杂志发表作品九十余万字,部分作品入选《小说月报》《小说选刊》《新华文摘》《北京文学·中篇小说月报》《中华文学选刊》《作品与争鸣》以及各种年度选本。《碎媳妇》入选《新世纪民族小说选》(英文版)。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《父亲的雪》《碎媳妇》《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》。

  曾获少数民族创作优秀奖、宁夏第八次文艺评奖二等奖、固原市第五次文艺评奖一等奖。中篇小说《赛麦的院子》获《民族文学》2010年度小说奖。

  中篇小说《长河》获2013年度中篇小说评选第一名,被誉为“当代《呼兰河传》”。长篇小说《马兰花开》获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

  《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》收录于马金莲的同名短篇小说集 《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》,评论家称其延续了萧红的文脉,用深情的笔调怀念那个已经远去的岁月,用细腻、质朴的笔触书写生活中那些让人动心的细碎鳞片,并将之慢慢地咀嚼,在纷扰繁复的表象之下,探索人内心深处的温情与良善。鲜活富有个性的语言通过细节让时光流转,反映了一个民族的生活侧面和那个时代中国社会平民的生活状态。

  少尉的目光最后停在一张女性脸上。那脸小于所有的脸,小得像孩子。只有孩子的脸才会这样干净,这样不掩饰惊讶,不回避他无赖般祈求理解的目光。“我不是有意干下那一切的。我没想到王司务长回来得那样快,我也没料到我手那么重。我活这么大没动真格打过谁,不是那号狠人。连军校最狠的柴教员罚我负重长跑五千米,我也只在心里拿枪瞄瞄他。我什么也没对他干。他虐待所有农村子弟,骂我们笨得像屙牛屎。毕业典礼上,他还笑着杵我肚子,说:‘,小伙子!那年准是粮食欠收,你爹送你入军校的。军校伙食好,你上这儿长个儿来了。看看,长了不少不是?’他当时凑我那么近,我一拳准砸崩他的脸,像砸崩个脆西瓜,让它红的白的一下淌散开。可末了我也没动他根毛儿。我真不知道王司务长那条命会一下就敲没了。看看我,我是生就一副杀人不眨眼的模样吗?……”


 发表时间:2018-08-14 人气: 152↑
随便看看